日照小說網 > 謎骨 > 章節內容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280章 竹青的行蹤

        夜晚燭光昏暗,夏如畫只覺得腳下一絆,沒站穩便向前摔倒,一陣頭昏眼花后,手上濕黏黏的觸感傳來,她定睛一看,一具尸體正躺在她的腳旁,婢女雙目圓睜,死不瞑目的樣子讓她深刻印在腦海。

        這時趙謹言交代完,回到寢樓,入目的是滿手血腥的夏如畫,見她一臉呆滯的,不疑有他的立即上前,并呼喚影衛。

        竹葉聞訊趕來,驚呼了一聲,立即躲進夏有銀的懷里,她認得那個婢女,不久前還和她有說有笑呢!

        一陣驚恐席卷她全身,她微微發抖的身子讓夏有銀很是心疼,也顧不上身為仆人該有的職責,帶著竹葉離開明月樓。

        “你可有受傷?”他帶著驚恐的打量她,不止擔心她身上有傷,更多的是害怕她精神受創。

        “……我沒事,那個婢女好像叫小紅,是伺候我梳妝的婢女。”她目光帶著震驚。

        趙謹言明白她的意思,只是這只會徒增傷感,冷漠的說:“只是普通婢女罷,不必在意。”

        “讓我看看可有兇手留下的線索。”盡管心底有著驚恐,可她仍想要尋找蛛絲馬跡。

        “不必,讓影衛處理,我帶你離開這里。”

        不懂他的緊張,夏如畫好言相勸:“我真的沒事!有人在我們的王府里輕易殺人,這不能忽視的,讓我去看看。”

        驀然,趙謹言內心的恐懼爆發,吼道:“夏如畫!你是否要把我弄瘋才甘心?你就聽我一次,可不可以?”

        被他這么一吼,倒是把夏如畫青白的臉色吼住了,她沉下驚慌的心,不再多言,依偎在趙謹言的懷里,任由他將自己跑出寢樓。

        沐浴過后,兩人回到廂房就寢,躺在趙謹言懷里的夏如畫望著自己早已經被清潔干凈的手心,目光呆滯。

        無須言明,趙謹言知道她肯定受到打擊,他握住她微舉的小手,柔聲安撫:“這事怪我太松懈了,嚇壞了吧?別怕,我再也不會離開你半步。”

        “謹言,我們這樣也不是辦法,那個什么東方殿下的,他能這么輕易的在瑞王府殺人,府上地牢肯定也是能輕易出沒的,他沒有把人救走或滅口,證明那些犯人沒有多余的利用價值。”夏如畫理智分析。

        這些他也是想到了,只是目前她最為緊要,其他的不予多想,說:“西域的樓蘭國不過是小國,國土不過百里,從不參與疆域紛爭,那里資源匱乏,更沒有強國想要占領,怕是那個東方也不過是個次要人物罷。”

        夏如畫神情黯淡,說:“如此我們此番我們也算是敗了?”

        勝與敗對他而言不足為道,甚至退一步他也選擇自私,他柔聲哄著,“你已經盡力了,答應我,暫時先別管衙門的案件了,好嗎?”

        好一會沉默,夏如畫問:“我可以拒絕嗎?”

        “不可以,答應我,我不能失去你。”

        “好吧。”

        終于談開的兩人正要安眠,門外,影衛硬著頭皮,冒著被殺的可能敲響寢室的門。

        趙謹言立即擰眉,咬牙的升起怒火。

        夏如畫知道影衛冒死的來稟,一邊安撫趙謹言的怒火,一邊問道:“影衛,有何事?”

        影衛松了口氣,說:“回王妃,是定遠將軍家里出事了。”

        寢室里,兩人面面相覷,隨即彼此心中便有了答案。

        兩人穿著好衣物,來到正廳,定遠將軍一臉凝重的正來回踱步,見到兩人如獲救星般。

        “王爺,兇徒把海妞兒捉走了。”定遠將軍說。

        “誰是海妞兒?”夏如畫疑問。

        “正是先前那乳娘的女兒。”

        那個腳踏一星的小肉團!夏如畫急問:“也是被迷暈的?”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