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一夜暴富的小乞丐(14)

        云畫扭頭,看了一眼仲慶,眼睛閃了閃,倒也沒有多說什么。

        仲慶為什么會這樣,她想,她大概是能猜出來的。

        其實,不管是之前的秦尚,還是善戰,或者是仲慶,其實他們三人,都是有很大的相同點的,畢竟他們是一個人。

        云畫跟仲慶回去之后,仲慶跟著云畫一起,來到了云畫的房間中。

        一走進云畫的房間中,仲慶隨后將門關上,帶著云畫一個轉身,便將云畫抵在了門上,手臂撐在云畫的身旁,將云畫困在了他的懷中。

        云畫相比較起仲慶來,要嬌小的多。

        云畫抬眸,望著仲慶,然后說道:“怎么,你這是霸道總裁上身啊?”

        聽到這話,仲慶臉上滿是疑惑,問道:“那是什么?”

        云畫嘿嘿一笑,說道:“是又帥又多金的人物,最惹女孩子喜歡了。”

        云畫表示,這話她真的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的。

        結果,云畫一說完之后,仲慶面色頓時陰沉了下來,他直接俯身,親在了云畫的唇上。

        云畫看著仲慶眨了眨眼睛之后,推了推他的胸膛。

        過了片刻之后,直到云畫氣喘吁吁的,仲慶這才離開云畫,他的額頭抵在云畫的額頭上,說道:“我可有惹你喜歡?”

        仲慶就是吃醋了,剛才,聽到云畫說的,他就覺得心中一股無名火,直接冒了出來。

        若不是他擔心會嚇到云畫,他絕對不會是親親云畫這樣簡單,一定會做更多,甚至,要了她,讓她徹底成為他的女人。

        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至少,他要等到云畫同意才行。

        云畫干笑兩聲,說道:“你自然是惹我喜歡的,不然,我怎么可能會答應嫁你。”

        仲慶聽到這話,不可否認,心中就跟吃了蜜一樣的甜。

        不過,想到他那么在意宋奕的身體,仲慶的心中,難免還是有些不舒服,他只想,讓云畫的目光中看著自己。

        云畫敏感的察覺到,只是一瞬間的功夫,仲慶似乎,又不大高興了。

        這男人的情緒變化,還真是夠快的。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來大姨夫了呢。

        仲慶見云畫臉色怪異的看著自己,他伸手揉了揉云畫可愛的小耳朵,說道:“畫兒,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在意宋奕?”

        他是真心不喜歡云畫那么在意另外一個人。

        明明,他們相識并沒有多久,可是,他對云畫,就是有一種近似變態的偏執,只想讓云畫屬于他。

        云畫怔了一下,隨后心情大悅:“你吃醋了?”

        仲慶也不否認,他點頭。

        云畫糾結了一下,便對仲慶說道:“你放心,我喜歡的人是你,對于宋奕,我只是希望他的身體能夠好起來而已,對我而言,他頂多也算是個不相熟的朋友。”

        關于做任務這件事情,云畫是不能告訴仲慶的,所以,她只能這樣說。

        仲慶聽了之后,雖然還是不舒服,不過,因為云畫說喜歡他,倒讓他的心情好多了。

        “這是你說的,你只能做我的女人,不然,我會......”

        不然會怎么樣,仲慶并未說出來,可云畫,還是察覺到了仲慶眼中一閃而過的瘋狂,這讓她一驚。

        那個目光,怎么那么像是那個人的......

        隨即,她想到,她既然選擇了仲慶,那么以后,自然是仲慶的人,不會在選擇其他人。

        不僅這輩子,下輩子也是如此。

        每個世界,都能夠遇到仲慶,這絕對不會是巧合,這具體是怎么一回事,她暫且還不得而知。

        遲早有一天,她會弄明白,這是怎么一回事。

        她有一種直覺,她做任務這件事情,似乎背后有人操控。

        云畫眼中閃過一抹狠意,若是被她抓到背后操控之人......

        仲慶不舍得跟云畫離開,所以,便待在云畫的房間中,跟云畫膩膩歪歪的。

        對于仲慶的黏人,云畫上個世界就見識過了,所以,倒也習慣。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