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3章 潑辣的老婆

        林家!

        滄海市商業巨哼。

        林家老爺子林鎮南創辦了雙木集團。

        分別給四個兒子,大房電器產品,二房運輸行業,三房金融投資,四房也就是林江雪家雙木地產。

        當然,林江雪家日子并不好過,因為林江雪的父親林威是個私生子!

        房產生意雖在手,可其他三房參股,掌握了百分之40股份。

        這是一種不公正待遇,其他三房產業獨立,他家只能依托別人。

        ……

        賓利車很快到達門口,吳良讓阿福回去了。畢竟是個外人,不能參合林家家事。

        進了門,屋子里面,所有林家人都到齊了。

        林江雪坐在會客廳,老樣子,翹著二郎腿,拿著一支筆,無聊的在手中轉筆玩。一臉淡然的看著這場爭論。

        看到吳良回來了,林江雪只是瞄了一眼,并沒有多說什么。

        “大哥,老爺子生前說了,雙木地產我家掌控百分之六十股份。現在你還要百分之二十是什么意思?”林江雪的母親李晴盯著大房怒目而視。

        “沒什么意思?這是老太太的意思!”大房當家人林業冷笑道。

        他一句話,頓時讓老丈人林威苦不堪言。

        當年林鎮南出軌,生下了林威,他在世還會袒護這一家人。

        可現在一死,作為私生子,林家這群豺狼立馬群起攻之!

        吳良找了個位置,坐在了林江雪的左手邊。

        結果……

        林業的兒子林平,當即呵斥了句,“滾過去!這是林家會議,你這個外人來湊什么熱鬧?這也是你能坐的?”

        吳良一愣,并沒有說什么。

        那邊的林威不滿了,“這是我女婿,為什么不能坐?”

        “四叔,少來了!你家不就為了名正言順掌控雙木地產,所以招了個上門女婿嗎?我可告訴你,林家從不承認這個姑爺!”林平囂張的來了句。

        當年,在老爺子將雙木地產交給林威的時候,他們就要求多分股份。

        理由是,林威只有倆女兒,遲早得嫁出去,林家產業不能落到外姓人手中。

        所以林江雪為了堵住悠悠眾口,花了八十萬把吳良給買進了門。

        “林平,不管你承認不承認,吳良就是我老公!”

        林江雪難得開了口,接著瞪了吳良一眼,“坐下!這里是我家,我看誰能趕你走。”

        吳良聳了聳肩膀,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總之,如果這事情是老太太的命令,我林威不聽到她親口說!股份我是不會讓的。”林威堅定的道。

        “……”

        眾人面面相覷。

        林業干脆撕破臉,一拍桌子站起來了,“林威,你當你是誰?一個私生子而已,你還想霸占林家產業?你這個野種,趁早帶著你這一家蹭飯的滾吧!”

        沒曾想,好好的一場家族會議,直接上升到了人身攻擊。

        林威給整得面紅耳赤,氣不打一處來。

        “大伯,即便我爸是私生子,雙木房產這些年也是搞得有聲有色。相比起你的雙木電器不斷虧損,問林家要錢補貼……我還真不相信,奶奶會把賺錢的地產股份拆散出去。”林江雪不說話則已,一句話直戳人肺管子。

        林業僵住了。

        那邊的母親李晴得到這話提醒,像是抓住了什么,欣喜的道:“對!大伯哥,你家一直在虧錢,老太太都沒說什么?我雙木地產賺錢還拆分股份,這是什么道理?”

        林業被一個小丫頭片子給懟住了,竟然惱羞成怒,啪!抬手一個大嘴巴子打在了林江雪臉上。

        “怎么和長輩說話的?我和你爹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看到這一幕,吳良皺了皺眉。

        可接下來,事情的發展,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啪!

        林江雪居然反手一巴掌,打在了自己大伯臉上。

        整張桌子上的所有人,呆若木雞,徹底僵住。

        “這里是會議桌!老爺子家訓,林家有能者為尊,不分大小!我林江雪自問這些年為家族賺的錢比你雙木電器多得多,我為什么沒資格說話?”

        林江雪女強人氣質爆表,居然把所有豺狼給鎮住了。

        吳良也看得目瞪口呆!

        沒想到老婆竟然這么潑辣?

        大伯一巴掌打過來,她竟然直接還回去……

        現場氣氛僵得要死,靜得一根針落在地上都能聽見。

        林業惡狠狠的來了句,“行!林江雪,有你的!今天這事兒不算完,我會如實匯報給老太太。我們走!”

        一場家族會議,最后不歡而散。

        林江雪什么也沒說,坐在哪里面無表情。

        丈母娘李晴松了一口氣,最后數落老公林威,“你啊!老是一味妥協林家三房,我們家活得最窩囊了。”

        林威嘆息一聲,感激的看著女兒,如果沒有她,今天還真不知道該怎么應付。

        “窩囊廢!你出院了?還回來干嘛?”李晴不能對老公、女兒發火,只能拿上門女婿來出氣。

        吳良微微一笑,“我去洗碗!”

        起身,直接過去了。

        林江雪苦澀,并沒有多說什么?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