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百一十八章 MA危機

    面對突然出現的警察,哈里森那一伙人立刻慌了,看向各個出口,每處都有持槍的警察。

    “你們逃不掉了。”

    鄭鈞笑了笑,他還是堅持到最后一刻,終于保住了警察的尊嚴。

    機場的清潔人員從垃圾桶里看到一個奇怪的設備,上面的紅色圓點閃個不停,顏色也逐漸變淡。

    “真奇怪,也許是誰家小孩的游戲機。”

    他拆開蓋子扣掉里面的電池,屏幕徹底暗下去。

    韓雪琳翻了個身,看向窗外。

    窗簾她沒有拉上,留了一條縫隙,月光會透露進來,有光的環境她才不會做噩夢。

    早晨接到鄭鈞的電話之后,她的心中其實很不安。

    鄭鈞去美國是去找跟她有關的線索,可弗蘭克那人心思深沉做事一項滴水不漏,如果他沒找到什么線索還好,如果找到點什么那她真的想不到鄭鈞的下場會是什么。

    韓雪琳再次閉上眼睛的時候,腦海中已經無法安寧。

    鄭鈞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你希望我能找到證據來抓你嗎?

    一個聲音說,都行,只要你活著就好,我手上已經沾了血,我不想再看到人死去。

    另一個聲音說,不,你不是這樣的,就算他死了那又怎么樣,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警察罷了。

    停在MA大樓外面的一輛出租車看到一個男人被醫護人員用推車推進了救護車,他也點燃車子跟上去醫院了。

    外面出了警察救護車之外還停著許多媒體記者的車,哈里森被警察押送出來的時候記者們一擁而上。

    “警察先生,請問發生了什么事,你們為什么要帶走哈里森先生。”

    “打架斗毆。”

    “請問哈里森先生,你和剛才那位被拉走的傷者之間有什么恩怨?”

    哈里森輕蔑地掃視一眼,什么話都沒說。

    MA的高層會議還在繼續,對于樓下發生的事情他們毫不知情。期間弗蘭克看了幾次手機,哈里森并沒有回電話給他。

    秘書接到樓下保安電話說警察正在等電梯了,他深吸了一口氣去敲會議室的門。

    十幾臺筆記本同時亮著,每個人都在飛速敲擊著鍵盤,只有弗蘭克用手支著下巴回頭看了他一眼,眼神冷冽似乎能把人刺穿。

    秘書開口的瞬間一顆心提到嗓子眼,竟然打了個結巴:“弗……弗蘭克先生,哈里森被警察帶走了,警察們正在上樓。”

    弗蘭克神色一頓,也只是一瞬而已,再開口平靜一如往常:“他們還要多久上來?”

    “已經進了電梯,很快就要到了。”

    “去法務把我的律師找來。”秘書先出去,隨后弗蘭克起身,他的動作讓緊盯著電腦屏幕的數十人微微抬頭看他,弗蘭克勾起唇輕描淡寫說,“你們繼續,我十分鐘后回來。”

    他身后跟著的人輕輕關上會議室的門,弗蘭克剛走幾步就看到有四五個警察向他這邊走來。

    “您是弗蘭克先生,哈里森的上級?”

    “是的。”弗蘭克熱心吩咐身后的人:“去給這幾位警察先生沖幾杯咖啡。”

    “弗蘭克先生,不必麻煩了,我們不是來喝咖啡的,是想請您跟我們去警察局走一趟。”

    “噢?這是為什么呢?”

    “我們懷疑你指使下屬須蓄意毆打一個中國人。”

    弗蘭克大笑起來:“我為什么要毆打一個中國人?”

    “所以您必須跟我們走一趟,配合我們的調查。”

    弗蘭克面露難色:“我很抱歉,警察先生,我現在離不開公司。”

    “我也很抱歉,您必須要配合我們的工作。”

    “等我工作結束了,我會主動去警局接受調查的。”

    警察的神色變得嚴峻起來,聲音中也有了點不耐煩:“這恐怕不行,請您務必配合我們調查。”

    弗蘭克的眼睛瞇了瞇,放出一絲危險:“我會讓我的律師和你聯系,現在請不要打擾我工作。”

    警察剛想發作,他們之間突然出現了一個男人。

    “警官,有什么事您跟我說,我是弗蘭克先生的律師,全權負責他的一切事務。”

    “也包括教唆他人濫用暴力嗎?”

    警察先生請注意你的言辭,你現在是在跟律師說話,您的一言一行我都會注意記錄。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