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第93章 自己選

    “不錯。”平頭男人滿意的拍了拍老四的臉。

    老四露出一副討好的諂笑。

    現在,韓溫柔的臉色很不好看。

    有一點是因為老四的反水,還有一點,是因為白池兩人的出現。

    實際上,別看韓溫柔嘴上喊得兇,實際上,她是一個很缺乏安全感的女人,從多年前母親死于黑幫仇殺開始,所謂的安全感,就離她越來越遠了。

    她報考警校,嫉惡如仇,行為暴力,這些,其實都只是她缺乏安全感的一種表現而已。

    在和張玄的感情中,其實韓溫柔自己,也不明白這份感情具體是什么樣的。

    她不否認自己那天晚上的行為是沖動了,在事后,她心中也很后悔,只是她的性格讓她沒有表現出來,她自責自己,在明知張玄有老婆的情況下還做出這樣的事,她努力讓自己不去打擾張玄,不去和他聯系,若不是發生今天的事,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會主動給張玄打個電話。

    韓溫柔是一個很矛盾的女人,就像她一直在抓自己的父親一樣,等真抓那一天,韓溫柔都不肯定自己能否下得去手,但她還是一直在做。

    剛剛,給張玄打完電話后,韓溫柔就后悔了,她那個電話,其中更大的原因,是小女人的心理在作祟,她想知道,自己遇到危險的時候,張玄會不會來保護自己。

    當韓溫柔看到白池和刺峰后,她的內心,是失望的,她明白,自己在張玄的心中沒有那么重要,他愛的是他老婆,自己與他之間,不過是一場誤會而已,否則,張玄又怎么會找這么兩個人來敷衍自己。

    韓溫柔內心是失望的,她臉上露出自嘲的笑容,自己,根本沒那么重要。

    “小丫頭,也別說我不給你機會,今天你要主動陪我這小兄弟玩一玩,我就留你一條命,怎么樣?”平頭男人戲謔的聲音響起。

    阿血雙眼打量著韓溫柔全身,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

    “選個死法。”白池口中,發出平淡的聲音。

    “嗯?”平頭男人眉毛一挑,看向白池,“小子,你在跟我說話?”

    “對啊。”白池點了點頭,“你選個死法,我成全你。”

    “我沒聽清。”平頭青年一副見鬼似的目光看著白池,“你再說一遍?”

    白池回頭,一臉疑惑的看著站在自己身后的刺峰,“我說的是普通話吧?”

    “是。”刺峰點了點頭。

    “聲音也不小吧?”

    “不小。”

    “那就是他聽到了,不想自己選,既然這樣,你幫他選一個好了。”白池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明白。”刺峰臉上表情毫無波瀾,向前走了一步,緊接著,就見一抹寒芒閃過,在這抹寒芒之中,十根手指齊齊的飛了起來。

    平頭男人的手上,鮮紅一片。

    這突然發生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

    平頭男人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手……我的手……我的手!”

    他伸著手掌,眼中帶著驚恐,在他伸出的手掌上,沒有一根手指。

    “嘖嘖嘖。”白池搖了搖頭,“原來你選擇的是讓他流血而死,哎,女人的,太可怕了。”

    白池又惋惜的看了眼平頭男人,“你說說你,好好跟你說話,你非不聽,一擊斃命多干脆,非要受這折磨。”

    名叫阿血的青年臉色猛變,持著手中的蝴蝶刀,猛地朝刺峰刺去。

    刺峰手臂一揮,砸在阿血的臂彎上,阿血本向刺峰刺去的蝴蝶刀,在這一瞬間轉換角度,刺向了自己的喉嚨,鋒利的刀尖沒有阻礙的穿透阿血的喉嚨,剛剛還不可一世的阿血,在一個照面中,就沒了性命。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