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小說網 > 混沌詩篇 > 章節內容
關燈
護眼
字體:

19 老刀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

    他起的很早,真的很早——漢考克的通訊在00:01時把他炸醒:嘿老板,“大肥魚”的朋友到了。

    這還真是明天啊!托利在內心咆哮,他對守時這一概念有了新的認知。

    雖然爽約在一定程度上能帶來奇特的快感,但他還是頂著黑眼圈爬下了床,簡單洗漱過后出了門。

    同樣是坐城內巴士,但路上卻有一種獨特的空曠感,他這才想起整條街都已經搬空,而他是唯一的主人。

    路上兩臺巡邏的T3001向他打招呼,除此以外一絲風也沒有。

    受星港啟發,摩西打算擴張“大胃王”的影響范圍,肉眼可見的大量建筑材料閑置在街上,一些機械儀器的箱子還未拆封。他又從“利爪”采購了20臺T3000,卻沒有升級改裝,純粹當做苦力來用,像工蟻一樣忙忙碌碌。

    巴士上還坐著幾個人,臉上卻是愁容緊縮,一言不發,只木然地盯著前面座椅的靠背。車載電視的新聞顯示市中心的物價和稅率又漲高了。

    不一會兒,熟悉的肥魚巷。

    他按照勞斯基給的信息拉開了沿街的第二扇門。

    剛一進門,一股沖擊神智、令人飄飄欲仙的氣味就混雜在空氣中向他襲來,短暫的眩暈過后他很快恢復清醒,抬眼就看見兩個穿西裝的光頭壯漢攔在他面前。

    “知道這里是哪里,陌生人?”壯漢的眼神明顯不懷好意。

    托利不屑地冷哼一聲,給他們每人打賞了一筆小費,兩個壯漢面色一驚、旋即一愣,立刻低聲下氣:“爸爸,這邊請。”

    托利臉皮抽搐:“我喜歡自己來。”

    他甩開那兩個見錢眼開的家伙,走入燈光繚亂的舞池,張望一番,很快在吧臺上發現了他的目標。

    主要還是漢考克太惹眼了。他把面前的酒杯壘成小山,紅著臉,扯開嗓子歡快地大叫。酒保明顯已經有了打人的沖動,可看到漢考克還在不停地點酒,于是忍氣吞聲,偷偷往酒杯里滴了兩滴辣椒水。

    他旁邊坐著另一個人,卻沉默得像一座大山,只給自己點了一杯氣泡蘇打,在那兒一點一點地啜著。他外貌并不出眾,一頭雜亂的卷發,滿面猙獰的傷疤,穿皮大衣,腰間挎一把短柄雙管獵槍。

    看樣子那就是“老刀”了。

    托利穿過癲狂的人群,擺脫女郎的糾纏和醉漢的吵鬧,走到了吧臺前。吧臺邊上一字排開了十臺老虎機,每一臺都夾著一個人的腦袋。

    “嘿!老板!”漢考克快樂地向他打招呼,還打了個嗝。

    “老刀”說話了:“你就是勞斯基說的那個人嗎?看上去嫩得很。”

    “人不可貌相,老兄,”漢考克拍著“老刀”的肩膀說,“別看他年輕,老崔可是很看好他!”

    他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卻在下一秒一口噴出,掐著脖子大喊:“好辣!這是什么鬼東西?!”

    旁邊的一個醉漢揪住他的衣領、揮舞拳頭:“混蛋!你吐我身上了!”

    “我看這小子不順眼很久了!揍他丫的!”

    漢考克立馬被三個醉漢在地上圍毆。

    “老刀”假裝無事發生,鎮定自若地說:“喔,崔佛那個小鬼嗎?當年還是我把他弄到這里的,他怎么樣了?”

    托利也一臉的云淡風輕,找了個旁邊的位置坐下:“他很好,好到我想揍他。我們直接來談生意吧。”

    “老刀”卻伸出一根手指微微搖晃:“別急,先讓我回憶回憶。你知道嗎,我當初就在這條街上長大。六十年前,這里還沒有這些臟兮兮的酒吧或歌舞廳。雖然外面很亂,但街上很干凈,街角的百貨店里總是有便宜的肉和自己生產的面包。”

    托利挑了挑眉毛:“哦呼,那可真不錯。”

    “的確不錯,那是我最快樂的日子,直到‘利爪’和‘嗨皮’想要收購這里,他們謀殺了我的父母。”說到這里,“老刀”的眼睛里有兩團火熊熊燃燒,如同大草原上受傷的孤狼。

    托利低下了頭:“真是不幸。”

    “老刀”繼續說下去:“本來我們還是能挺住的,兩巨頭并不能明搶街道的所有權。但是,我那愚蠢的弟弟中了圈套,錯誤的簽下了不該簽的協議。我們一分錢沒拿到,被凈身出戶了,所有人!”

    托利捕捉到了關鍵信息,某些回憶涌上來,腦中靈光一閃:“等等,你是說,勞斯基是你的弟弟?”

    “老刀”冷笑著點頭。他說:“我很想殺死我的這個蠢弟弟,可我做不到,因為他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們的妹妹在一個月后就餓死了,沒錢復活,連記憶備份也被刪除。我偷了一艘船逃了出去,但我的弟弟卻堅持留下來,說:復仇。”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