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燈
護眼
字體:

番外

        七八月的暑假,燥熱的陽要將天地化作爐鼎,燥熱的空氣中蟬鳴聲交相呼應,我獨自一人翻動著手中的讀物,腳下的垃圾桶中盛滿了紙團。

        不知不覺已經是正午時分,我打開面前的風扇,汗水還是順著我的額頭流下,明明是燥熱的天氣,空無一人的房間卻感覺到寒氣襲人,這股寒氣不是來自周圍的環境而是來自于心。

        “杰,吃飯了沒!”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沉寂在書海中的我,回頭看去,堂哥晃動著手中的干脆面出現在我的面前。

        “鑫哥!”我淡然一笑后,折下了手中書頁一角,接下了他手中的干脆面,堂哥撿起了掉落在外的紙團。

        “歐陽輝,這就是你作品里的主角!”堂哥打開紙團之后,看到皺皺巴巴的紙面上寫著歐陽輝三個字。

        “嗯!”我點點頭道。

        “才剛剛上初三,就已經是一名作家了,不過說起來同學們對你的評價可不好哦!”堂哥說道。

        “只能說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我又何必在意別人的看法!”

        聽到我的話,堂哥提出了不同的意見道:“寫小說無非就是為了出名和賺錢,不過這兩個理由是你的初心嗎?”

        “大概就是這個,我想賺錢為父親多分擔一點,我想要出名,想要父親認可我的能力!”我毫不掩飾地回復道。

        “不過你寫的這些除了我以外,好像真的是,沒有人看的,我勸你還是放棄,跟我出去釣魚如何?”堂哥問道。

        “連你也不支持我嗎?”我看著眼前不斷轉動的風扇扇葉道。

        “那你能想起自己的初心,最開始想向別人表現的初心!”堂哥坐到了身旁的木質沙發上,倒掉了先前杯子里已經涼掉的水,又重新拿出一個杯子倒上了兩杯水。

        “你也知道我家中的情況,我是不想再看到自己父親那副愁眉苦臉的樣子!”我說到這里回想起,我不知何時看到父親抱著一本書,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雖然說那只是一本笑話全集,但是在我的心中卻埋下了種子,父親的那張笑臉在我心中是世界上最燦爛的陽光。

        “我想要看到爹再笑一次!”我深吸口氣后回應道。

        堂哥聽到這句話后,倒吸一口涼氣拍拍手鼓掌道:“真想不到你還是一個大孝子!”

        “你不是要出去釣魚,我陪你!”我抓起面前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道。

        “怎么,你不再繼續寫了嗎?”堂哥問道。

        “想了半天,也沒有什么靈感,倒不如出去走走,閉門造車可不行!”

        堂哥點點頭道:“看來你并不是一個墨守成規的人,可是你知道同學們吐槽你的文筆爛,故事章節毫無看點,沒有一個好開頭,也沒有一個好結尾,中間的劇情,哪怕是再精彩,也無人能懂!”

        “哪怕是別人不懂,你這個都看完的人還不懂嗎?”我往沙發上一坐問道。

        “我懂,可是只有我一個人支持你,又有何用?”

        堂哥說完這句話后我點點頭道:“哪怕再微小的鼓勵,有人支持我寧可一直這樣蠢下去!”

        “你自己以后要走的路自己都不清楚,你別忘了你自己是個路癡!”堂哥開口道。

        “是金子總會發光!”我剛說完這句話后,堂哥就在一旁補充道:“是金子總會發光,是錢總會花光,是裙子總會走光,是節操總會掉光!”

        我呵呵地笑了一聲,堂哥喝了口水緊接著又補充道:“別人要是不懂,可是我懂你要走的是一條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路!”

        “這條路有人走過,魯迅先生曾經說過治人無用唯有治心,你這樣夸我讓他人情何以堪!”

        我說罷,走出屋外拿起堂哥已經為我準備好的垂釣工具。

        盛夏天空下的午時,大部分的人還沉寂在睡夢當中,岸邊兩根魚竿伸向水面,浮稍在水面上一上一下。

        “剛剛都讓你跟上我,你這個路癡自己根本不認識路,還到處亂跑!”堂哥撐著傘坐在一旁發著牢騷道。

        而我根本沒有理會,空洞的雙眼一直盯著湖面,直到浮稍沉入水中也紋絲不動,堂哥仿佛擁有讀心術掐準了我的興趣愛好。

        “夢中道路千萬條,夢醒之后走老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就像寫作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而你卻是一個路癡,所幸在家里不會迷路!”

        我聽到堂哥的這句話,收回了手中的魚竿道:“我打算繼續換個地方釣魚!”

        堂哥見我想要起身離開,伸手抓住我的手臂道:“釣魚無論你換什么地方,魚都是在水里釣,釣魚講究的是一個等待,而不是急于求成!”

        “你這話說的,根本不像是你這個年齡段的,這么好的口才和思想不去當一個作家,真是浪費!”

        我重新坐回原地繼續開始垂釣,堂哥拉扯回魚竿裝上魚餌后扔回水里接著開口道:“就像這個釣魚,做人一定要學會等待,務必腳踏實地,而不是毛毛躁躁,三分鐘興趣!”

        “嗯嗯!”我點點頭道。

        “你知道我為什么會一直看下去嗎?”

        我不解搖搖頭,甩下了手中的魚餌,堂哥捏了一小塊魚食道:“一件作品,有時候不是量變達到質變,哪怕是文筆駕馭不好,情節故事東偏西跑,故事主線也不明確,但只有一句話就可以俘獲一人!”

        堂哥說罷,抓起我面前的魚竿一條大概半斤左右的大魚被提出水面。

        “感謝你的心靈雞湯!”我的話剛說到這里,堂哥打斷我道:“一會兒要給你做的是魚湯!”

        聽到這句話,和我們二人彼此哈哈大笑起來,雙方拳頭互相碰在一起。

        七年至今,我們二人彼此相聚的時間少之又少,三月陰雨綿綿的日子,堂哥依舊還是在那個屬于自己的老地方垂釣。

        我超常的第六感指引著自己往那里走去,人在慢慢的長大,可是河岸(社會)周圍的環境還是依舊。

        “鑫哥!”我撐著雨傘走到他的身旁,堂哥看了我一眼后收回了手中的魚竿道:“這些年來,你跳槽不少地方,你的作品我可是都看過了,今年你有兩個月,為什么停止更新了?”

        “還不是因為文靜的事!”我滿腹惆悵的回答道。
聽尸 江年周亦白 我愛你我有罪 斗羅大陸 九鼎記 廢土崛起 妻定神閑 龍王傳說 大文豪 我是至尊 逆流純真年代
彩票开奖号码